找好工作难,招牛人更难,让500万老板与4000万求职者直接聊,能否解决职场痛点?

2018-12-01 16:16:49

本文7090字,阅读时长约12分钟

在风暴中,人是被卷着走的。

出生于1994年的程浩宇,是山东菏泽人。在山东传媒职业学院读书的时候,程浩宇想着毕业后进剧组,特别是拍摄大场面的剧。两年前,他毕业到北京找工作,遇上直播行业风头正劲,进了一家新媒体公司做直播。

2018年春节后,北京的天气逐渐回暖,万物从深眠中醒来。一天坐地铁回家,程浩宇刷着BOSS直聘,看到区块链的工作机会突然增多了。有一段时间,经常看到“区块链”三个字,工资又那么高,他很好奇这个工作到底是干什么的。

那时候,区块链在人们的疑问中不断升温。BOSS直聘是一款白领招聘软件,鼓励人才和老板直接沟通,积累了5000多万注册用户,月活用户1000多万。BOSS直聘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与区块链相关的职位全网最热,其中区块链某技术相关的工作岗位,平均招聘薪酬涨幅达到31%,进入Top 1。

人们很快看到,这种美好看上去更像幻觉。进入2018年第二季度,该岗位的人才吸引力迅速下降,最终跌出Top 10。到了夏天,那些疯狂时期的宠儿,又回到劳动力市场,重新开始找工作。

BOSS直聘创办四年多,创始人兼CEO赵鹏见过太多的风口起落和黯然离场。他说:“又上来一批人,作为平台应该感到开心,但这些东西看多了以后,你心里会祈祷,最好别这么玩儿。”

有一段时间,一波从P2P离职的人,整整齐齐地出现在平台上,重新开始找工作。再往前追溯,许多人有过长时间的稳定工作,要么是在传统金融机构,要么是在成熟的技术公司。

看的多了,赵鹏总结出规律,“毕业学校不错,工作也稳定,动辄36个月甚至更久,一旦盲目追风口,工作就进入了跌宕起伏、颠沛流离的局面。”

中国有两亿多白领靠上班吃饭,他们平均24个月换一次工作,每次大约要用3个月时间。许多人频繁换工作,并不是主动为之,而是被时代推着往前走。

最近几年,中国的劳动力开始缩减,创富机会还像潮水般时涨时落。市场受乐观情绪推波助澜,迅速形成风口,吸引人才和资本进入。过上一段时间,潮水慢慢退去,大多数人黯然离场,进入下一段旅程。

“(他们)重新出现在市场的时候,会被质疑,有的甚至简历上不写那几个月。你问他的时候,他说不好意思说,被忽悠了。”2018年8月,赵鹏指着自己的心脏,告诉我们,“人最怕的是这个地方乱,找不着工作,没有办法安静下来。”

一波一波风口,和正在变化的劳动力市场,在许多人身上留下了时代的痕迹。聚沙成塔,一年一层,两年一层,三年一层……这些痕迹清晰可辨,就像突然变质的岩石,一层一层,记录着时代的质感,也诉说着人的命运。

1

时代变了

时间回到二十年前,中国的互联网才刚刚兴起。

那一年,赵鹏在前门东大街10号团中央大楼9层上班,招募城市中受过大学以上教育的人,让他们到贫困地区做一年的支教志愿者。BOSS直聘CMO Banson(陈旭)大学毕业,到北京的招聘会上找工作,眼睛瞪得特别圆,生怕错过哪家公司。

没过几年,他们就先后加入智联招聘,成了同事。赵鹏回忆,那时候招聘网站的标配是广告墙加职位搜索,就像欧洲人把猫和狗带到澳大利亚前,那里的大多数动物肚子上长着一个毛皮袋子,比如树袋熊、袋鼠。

招聘网站的出现,提高了求职者投简历和HR收简历的效率,但人才和工作匹配的精准度降低了。那时候,一个工作岗位放出来,HR收到的简历太多,根本看不过来。从投简历到入职,要经过许多流程,求职者要经历一段被动等待的时间。

2013年,赵鹏带着团队创业时,移动互联网大潮已经开始。

那一年,腾讯投资了滴滴打车和搜狗,阿里巴巴投资了UC浏览器、新浪微博和高德地图,更多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在那前后杀入市场。此外,2012年开始,中国的劳动力数量持续下降,新一代人对工作有着更高的期待。

从那时起,人才招聘行业也迎来了自身的变化。赵鹏说,就像猫和狗带到澳大利亚后,加速了古老大陆的生物进化。比如,丁狗被带到澳大利亚后,反进化成野狗,有了狼的特性,变得凶残。

北京立水桥附近的一个流动劳动力市场,有十年以上的历史,是多年来劳动力市场变化的一个缩影。十年前,那里人头攒动,一旦有工作机会,人们通常争着抢着去干。不久前,在一家人才外包公司工作的张颖去那里给中国邮政招快递员,发现招人很难。“送快递,5000元的底薪,包吃包住,很少愿意去。”

供求关系的变化,让天平向求职者倾斜。比如,许多介绍工作的中介公司,已经不再向求职者收取费用,而是向企业收费。

创业之初,赵鹏和团队先推出了看准网。在看准网上,求职者可以点评公司、晒工资、分享面试经历等。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寄希望于像看准网这样的平台,颠覆职场上的权力动态,以更高的透明度影响雇主。

看准网上的公司评论,就像人们在大众点评上对餐馆的评价,以及京东上对商品的评价等。打开一家公司的页面,有人说出了公司的优势,比如“对于新手来讲,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有人给出了建议,比如“希望看过这一条的宝宝们不要再来”;也有人抱怨办公室环境,比如“办公室好乱”;也有人指责公司的文化,比如“不时上演甄嬛传,体制僵化,官大一级压死人”。

看准网是一个独立的第三方评价平台。在公司内部,属于独立的事业部,技术等部门均独立运营。2014年推出的BOSS直聘,则更贴近人才匹配。现在,许多上BOSS直聘找工作的人,会在看准网看公司评价。

赵鹏做了近十年招聘网站,创办BOSS直聘时,想换一种玩法。起初,他们不知道能不能做成。

传统招聘网站的逻辑,是平台把职位的供求双方撮合到一起,积累一定用户后,在首页做广告,获取对方联系方式也需要付费。但赵鹏不想这么做,BOSS直聘让双方信息透明,有聊天功能,双方可以交换微信、电话等。职位的呈现,也不再依赖搜索,而是依靠算法和推荐。

赵鹏说,传统招聘网是2B的,而BOSS直聘是2C,优先保证求职者的利益。例如求职者和招聘者聊天,偶尔会起口角,平台接到投诉,由投诉组调查;如果招聘者举报求职者,平台会找求职者确认;如果求职者举报招聘者,平台先停招聘者的账号,再做调查。

姜迎春现在一家娱乐领域的互联网公司上班,这份工作就是通过BOSS直聘签下来的。2017年夏天,她大学毕业后,通过BOSS直聘约到4次面试,拿到3个offer。她用过多个招聘网站,认为对不准备海量投递简历的人来说,BOSS直聘是个福音。找到目标公司,直接沟通,更快走完流程,也能更快更直接地得到结果。

在劳动力市场上,总是80%的人追逐着20%的工作机会。在过去,其余80%的工作岗位少有人问津,招聘者只能守株待兔。有了直聊功能,招聘者也能主动寻找有意向的求职者。

2015年,加拿大D-Wave公司高级研究科学家薛延波通过朋友认识了赵鹏。起初,薛延波觉得,帮人找工作是一个挺传统的行业。

趁着回国的机会,薛延波注册了BOSS直聘的账号,提交了一份微简历。透过微简历,招聘者能在几秒内了解一位求职者,平台运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推荐工作机会。现在,BOSS直聘有一个颇具规模的团队负责推荐和筛选。

很快,有人问薛延波,对这个职位感兴趣吗?可不可以了解一下,可不可以交换微信号?薛延波发现,打招呼的多是技术部门负责人。

薛延波意识到,这种模式把一层层的绝缘体撤掉了,一对一面谈,体验不一样;人工智能取得的进步,颠覆了人们对传统行业的印象,新技术也正释放筛选简历、约面试等HR的例行工作任务。

2

野百合也有春天

程浩宇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也是通过BOSS直聘找到的。

2016年夏天,程浩宇去一家创业新媒体公司面试,面试约在一个居民楼里。进门前,程浩宇心里有些害怕,便给朋友发了定位,告诉对方半小时后没有消息,请帮忙报警。

程浩宇走进办公室,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公司成立没多久,室内陈设特别简单,几张桌子,四五台电脑,但还没配齐。面试出来,程浩宇本打算谢绝,等他回到住处时,发现面试的人是电视台主持人,对方在BOSS直聘上给他发了一封很长的信。

最终,程浩宇没去成剧组,加入了这家新媒体公司。

程浩宇和他面试的这家公司,都是BOSS直聘的典型用户。求职者,被称为牛人,多数工作年限在五年以下,他们对职位的要求并不高,也容易接受跨行;偶尔也会有年龄稍大,能力很强的求职者,但他们通常不会主动投递简历,需要招聘者主动发现。

平台上的招聘者,被称为BOSS,指的是大公司里的总监、经理、主管,和小公司的创始人、联合创始人及高管。BOSS直聘有5000多万注册用户,牛人和BOSS的比例约为5:1。平台上有800多万BOSS,其中处于初创期的创业公司不在少数。

最初,BOSS直聘的产品和策略比较简约。BOSS想招聘,需要用企业邮箱、营业执照认证。遇上像程浩宇面试的新媒体公司,正处于筹备期,没有营业执照和公司邮箱,可以提供名片、工卡、在职证明等信息。如果招聘者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

简化的认证,最终酿成一桩事故。

2017年8月,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入职“科蓝公司”。两月后,李文星的遗体出现在天津静海区,舆论一片哗然,矛头指向BOSS直聘。

陈旭说,从那以后,BOSS直聘加强了审核,招聘者不再随意发布信息。BOSS注册后,输入名字、身份证号,接着做人脸识别,张嘴、眨眼睛,数据同网安系统打通。

注册后发布招聘信息,需要公司认证,可选择上传营业执照、企业邮箱获取验证码、在职证明、企业招聘授权书、对公账号并联系财务验证金额等认证。一次未能通过验证的,下次再做验证时,级别会提高。

BOSS直聘的招聘者,除了这些小公司,还有许多大公司。BOSS直聘创业四年,见证了许多创业公司的成长和壮大,其中一些从巨头的夹缝中成长起来。创业公司平台、薪资不如大公司,但许多拥有豪华的创始团队,比如一个A轮公司的CEO,可能是百度T9出身。

赵鹏也同意,商业世界的逻辑和本质,并不因为一款软件而改变。无数创业公司成长期起来,靠的是老板出马抢人才。

创办四年多,BOSS直聘一路狂奔,某种程度上契合了这一趋势。赵鹏相信,管理者从来就是个招聘者。许多成熟的公司,CEO和VP坐在人才漏斗后面,出现在二面。但如果有办法让CEO和VP跑到市场上去,就还原了管理者的角色。

BOSS直聘的前100号员工,都是赵鹏亲自招的。接受采访时,他打开手机上的BOSS直聘,上面显示沟通过2900多人。他说:“老板不肯花时间,公司不肯花钱,出来讲诚意就是耍流氓。”

两个月前,BOSS直聘执行了T序列薪资改革计划,内部代号叫“再也不怕张一鸣”。按照此计划,根据职位说明书的中位值,T序列薪水一定要高于今日头条10%-15%。赵鹏经常在内部讲,只有先让T富起来,大家才有机会都富起来。在BOSS直聘,T指的是技术和大数据人才。

音乐聚会连锁品牌唱吧麦颂CMO韩涛告诉我们,创始人和高管招人,时间是痛点。韩涛用过几个招聘平台,认为BOSS直聘比想象中好,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跟候选人聊。唱吧麦颂近期正在招聘公关负责人,韩涛只能在工作间隙,或者到了晚上,与候选人沟通。但他也在强制自己,在招人上投入更多时间。

BOSS直聘上的求职者,分为看工作的人和找工作的人。陈旭说,上面有很多看工作的人,他们通常有稳定的工作,只是在等待机会。很多HR喜欢从这些人中招聘,但挖动这些人,通常需要诚意和时间。许多人通过平台认识,但并没有立即加入,通常要持续一段时间。

2018年7月的一天晚上,程浩宇回家路上,看到前面有人在刷BOSS直聘。他跟身边朋友交流,发现很多人也有刷BOSS直聘的习惯。一线城市的压力大,人们大部分时间在工作,消耗精力。遇到委屈,工作不顺心,下班回家路上刷会儿BOSS直聘,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安慰。程浩宇说,刷BOSS直聘的还有一类人,他们觉得自己的能力到达一定地步了,但是工资没有到,所以会看同行。

程浩宇刚到北京时,注册了BOSS直聘,连打招呼的人都没有。或许因为先后在两家知名直播平台工作过,现在经常有人打招呼,但他基本上都不回。“因为跟你打招呼的大部分人,要么就是特别缺人,要么就是你不想去的。”

3

纸片人

招聘进化到了直聊模式,有些事物在生长,有些事物在消亡。

赵倩茹是福州一家雅思托福培训机构的HR,负责招聘语言老师和公司职员。最多的时候,她一个月打了800多个电话,最终约到60多人面试,到场的只有10人,最终1人入职。

许多HR有过类似的烦恼。很多东西本来应该面谈,但被求职者在BOSS直聘上提前问了。赵倩茹遇到最多的问题,一问待遇,二问休息,三问五险一金。许多求职者只关心问的东西能否达到预期,不在意公司到底怎么样。赵倩茹说,如果面对面沟通,其中一项不满意,HR也能说出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移动互联网兴起后,中国诞生了许多依靠算法推荐的平台,但BOSS直聘做人和工作的匹配,难度更大。商品和资讯,平台推荐后,只要用户喜欢,就算完成了,可是人才匹配,需要双向选择。 “商品不会说我不想卖给你,一条新闻不会说我不想给你读,一个视频也不会说不想让你看,你把老板推荐给牛人,牛人说我喜欢,但老板说我不喜欢。”赵鹏说。

招聘行业的变化,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工具对人的塑造历程:传统招聘网站代替招聘会后,招聘中的面对面下降了,许多流程被电话所取代;招聘网站搬到移动互联网上以后,开始流行基于文本、图片和表情包的交流,进一步替代电话和面谈。

工具越简单,传递的信息越有限。薛延波说,简历不能真实反应一个人的状况,不同的人,对同一份简历,可能有着不同的评判。一行行简历,掩盖了纸片背后的人,特别是职场中需要的谦逊、幽默、智慧、协作等品质。

2018年7月,薛延波加入BOSS直聘,担任首席科学家,牵头组建BOSS直聘职业科学实验室。赵鹏希望,通过实验室对人才竞争力、人才匹配等问题做基础研究,进而解决劳动力市场匹配中不断出现的新问题。

简历和职位的匹配只是表层,人与工作的匹配有着更多的维度。薛延波说,求职市场看上去更复杂,匹配取决于双方的意愿。有相当比例的求职者,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招聘者也不知道要招什么样的人。当双方进入市场的时候,各自的需求都会做出改变或调整。

这就意味着,并不存在一对一的匹配,即一个老板一定会有最理想的求职者,而是一群人与一群人的匹配。按照赵鹏的话说,是一朵云与一朵云的匹配。

在采访中,谈到接下来的计划,薛延波提到了《人生七年》。

《人生七年》是英国导演迈克尔·艾普特拍摄的一部纪录片。1963年冬季的一天,迈克尔·艾普特带着摄像机,记录了十二个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逛动物园的一天。接下来的几十年,迈克尔·艾普特每隔七年,会找到这十二个小孩,录制视频。2012年5月,最新纪录片出街,人们通过镜头能够观察英国社会等级对塑造不同背景人的可能性。

薛延波说,决定一个人职业发展的路径,有许多因素,这些因素需要逐一去研究。他希望联合多个学科的科学家,在中国研究职业发展的一系列问题。

在BOSS直聘开展这项研究的优势在于,平台积累了丰富的数据,不再像迈克尔·艾普特一样,需要等待许多年,才能看到结果。薛延波说:“可能不知道一个人五年前是什么样子,也可能没有办法预测五年之后是什么样子,但是BOSS直聘上有一个比你小五岁的,或者有N个比你小五岁的,他们的某些切片可以拼凑出一个五年前的你。”

对BOSS直聘来说,职业科学实验室有着更远大的目标,暂时不会介入到具体的业务当中。不过,借助对人的理解,对人和工作的匹配,希望更深层次介入人力资源服务的各环节。赵鹏说:“从最前面的那个打广告,到最后面的有人入职,偏靠中间一点,越离结果近越值钱。”

4

资本推动下的战场

招聘是个低频的市场,很长一段时间,既不吸引资本的摧毁性进入,也不吸引创业者的摧毁性进入,自身在一个大陆上慢慢进化。

新技术改善行业效率的潜力,让创业者和资本看到了希望。赵鹏认为,传统招聘网站依靠广告模式,市场规模为200多亿,如果切入人力资源服务,不断靠近人才匹配,则是600亿的市场规模。

为此,许多资本狠下赌注。现如今,猎聘上市,BOSS直聘、脉脉、拉勾等受到资本青睐。

BOSS直聘做过一个调研,选取了550万求职者和50万招聘者。调查表明,60%的用户是通过朋友推荐进来的。赵鹏觉得,用户邀请率已经超过六成,是时候狠狠地做一把品牌推广了。

2018年春节,BOSS直聘投了冬奥会的广告,夏天又投了世界杯的广告。

尽管令人窒息的画面、亢奋的口号和简单粗暴的文案,在网络上得到一片骂声,但效果出奇地好。广告投放期间,BOSS直聘新增用户翻倍,广告停止投放以后,没有明显下降。在平时,新增用户的男女比例为1:1,世界杯期间变成了7:3。新增用户的年龄段,也更长了。

世界杯后,赵鹏发现用户向三四线城市下沉的迹象非常明显。用户主体还在北上广深杭,和中东部地区省会城市,但覆盖已经拓展到了350个城市。此外,用户行业分布也在发生变化。用户主体依然在互联网、IT、通讯、手机、硬件等行业,但非科技行业有着更快的增长速度。

“很多县城都有我们的用户,要不然你怎么一个月有一千多万活跃用户。”赵鹏说。2018年8月底,我们打开BOSS直聘,搜索司机、 保洁、电工等蓝领岗位,发现工作机会排到几页以后。

2018年世界杯期间,马甲甲在武汉看电视,知道了BOSS直聘。相比于51job、智联招聘、拉勾等,他觉得BOSS直聘的有效活跃用户更多。马甲甲在一家通信公司工作,同样发布一条招聘信息,其他平台上收到10份简历,BOSS直聘收到5-6份,相对而言匹配更好。

2017年11月,BOSS直聘进入了全面盈利。盈利主要来自向B端用户出售的各类招聘道具。例如供小于求的职位,会被设定为“火爆职位”。目前在北京,基础版火爆职位需要98直豆(BOSS直聘上的积分 ,1直豆=1元),升级版火爆职位需要128直豆。此外,平台也会有帮助BOSS批量邀请牛人进行沟通的“牛人炸弹”等。

2018年世界杯,BOSS直聘花了近亿元在央视做广告,赵鹏捏了一把汗。他说:“创业公司不弄(推广),就一直不知道怎么办,无法突围。但拿半条命上去弄品牌推广,失败就挂了。”

世界杯结束后,团队总结经验,大家说把2018年世界杯研究透了,就可以继续攒钱,等待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

BOSS直聘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前期投入大,后期会有比较高的回报。赵鹏希望四年后,BOSS直聘成为一家估值100亿美元的公司。

眼前的这一切,赵鹏和团队只用了四年多的时间。对于未来,在它没有到来之前,没有人能说清楚它长什么样。

现如今,一切仍在快速变化。

(文中程浩宇、张颖、姜迎春、赵倩茹、马甲甲为化名)

撰稿|董金鹏

来源|新经济100人(ID:qiyejiagc)

编辑|张旭,微信号:keke41701

交流|公众号内回复“交流”加入华宏锐思商业智库私董会

说明|本文经原创作者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深圳市华宏锐思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深圳市华宏锐思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专注企业管理体系建设与实效落地

资深战略管理专家领衔

用良知做咨询,做靠谱的顾问

华宏锐思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 : sinorais

新浪微博:@华宏锐思

官方网站:www.sinorais.com

Copyright © 免费招聘信息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