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网上求职却蹊跷死亡!是谁“害死”了李文星?

2019-01-08 19:41:38

一则虚假的招聘信息,使求职少年李文星从985毕业生到浮尸水坑。短短两个月内,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 

李文星之死

7月14日,有人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发现了一具少年的尸体。


7月15日,山东籍大学生李文星家属接到派出所通知赶到静海殡仪馆。虽然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遗体的长相、身形已无法辨认,但遗物中的身份证显示,这具遗体就是李文星。


距离水沟5公里远的上三里村,一个从传销组织窝点逃出来的大学毕业生自称见过李文星,他们在一个名为“蝶蓓蕾”的传销组织内部一起住了一个多月。


发现李文星尸体的水坑。图片来源:芥末堆看教育


网上求职,“感觉像传销”


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据李文星的大学同学、在北京一同租房的室友陈栋说,李文星不喜欢本专业的对口工作,在毕业一个月后便来到北京学习Java编程,打算之后找个IT行业的工作。


“找一家公司,可以在那边长远地发展,走技术路线,三年做到高级工程师。"


这是他给自己定的未来职业规划,但这一规划在半个多月前却戛然而止。


李文星。图片来源:芥末堆看教育


今年3月,李文星从此前的公司辞职,此后两个月在一家名为“BOSS直聘”的招聘平台上发简历找工作。


最终,他拿到了一家名为“北京科蓝公司”的Offer。5月15日,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发简历给“科蓝公司”的薛婷婷,薛婷婷称公司有一个天津外派项目,并问他“是否单身、是否毕业、是否有贷款”。5月18日,“科蓝公司”通过电话对李文星进行了面试,并通知其入职。


科蓝公司通知李文星入职后,他曾在QQ上将此事告诉了高中同学丁页城:“他们说(让我)在天津待一个月,怎么都感觉像是传销。


5月20日,李文兴前往天津入职。


“谁打电话要钱都别给”


当李文星去了天津之后,亲友们发现,他“变了”。


据李文星的亲属和朋友透露,到达天津的李文星,态度开始冷淡并频繁失联,期间曾多次向朋友借钱


突然态度冷淡,长时间不回复信息,让李文星的朋友陈栋、丁页城感到怀疑,但考虑到他刚入职,可能工作比较忙,便没说什么。


然而,此前从未向人借钱的李文星半个月内却向朋友借了三次钱。5月25日,长期“失联”的李文星主动联系陈栋借了500元。6月8日,李文星再次向陈栋提出借款500元的请求,当晚又联系丁页城借钱。


6月28日早上,李文星跟母亲发短信,说手机丢了,别再跟我打电话,等我买了手机再打给你。晚上7点左右,他说忘了母亲的手机号,让她发过来。


7月8日晚上,他给家里打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不要给。”


这,也是李文星向家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李文星问家里要手机号图片来源:芥末堆看教育


(5月24日下午14时41分,前往天津求职的李文星在天津近郊静海区“家世界商业广场”,向妹妹发出了生前最后一个定位信息。)


商业广场,最后的定位


“家世界商业广场”位于天津近郊的静海区中心,这里是个交通枢纽,大量人群在此汇集。广场是人们往返天津市区、静海城区,和下面村镇的必经之地。一位满身刺青的东北人说,“这里(静海)比我老家还要乱”。


5月24日下午14时41分,前往天津求职的李文星,就是在这里向妹妹发出了生前最后一个定位信息。50天后,他的尸体在距离此处五公里的水沟里被发现。


某反传销组织的QQ群成员何凯自称在距离广场3公里的上山三里村超市后面的平房里见到过李文星。何凯说,那是一个属于“蝶蓓蕾”传销组织的窝点,他和李文星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他对李文星印象最深的是,这个不到一米七的小个子男生很少吃饭,即使给他夹菜,他也回绝。


何凯称,在传销窝点,十几个人住在一室一厅的平房,空气浑浊,屋子里没有电扇空调,人不停地流汗。李文星因为是新来的,只能在别人的监视下洗冷水澡。


据何凯描述,“蝶蓓蕾”组织等级森严,成员待的地方被称作“家”,接收求职简历和让员工面试的职位叫做“网上”,从最底层的“帅哥、美女”,新老板,小扛,大扛,大导五个级别,小扛才可以发展下线邀约新人,而一般能出去接人回“家”的都是高身价的小扛,他们在组织中投入大量自己的钱购买产品,不会跑。何凯说自己当时已经是“小扛”。


据何凯回忆,在“家”里,大家六点起床,半个小时洗漱,吃过没有肉的饭菜后,要上一上午课:教授如何在网上发展下线。下午大家会一起打扑克牌,李文星也参与,但很少有表情。晚上和白天一模一样的课,要讲到十点。何凯说,他们这个“家”是唯一不打人的,顶多饿一饿。


“蝶蓓蕾案”曾在2006年被定义为“全国最大传销案”,涉案者多达50余万人,涉案金额20亿元,犯罪嫌疑人遍布全国30多个城市。何凯说,虽然公安打击力度很大,但是“家里”转移快,每个“家”地址偏僻,后面都是荒山野岭。何凯听近期跑出来的人说,李文星出事后,原来的“家”搬到沧州,改为在火车站附近,更方便转移。


据何凯转述与多名逃出传销组织的人员聊天记录,李文星曾有过一次离开的机会,在李文星来的第三天,遇到警察“抄家”,领导和像李文星一样的新人去外面的荒地躲避,“新人被抓进去特别麻烦,他被领导架着跑了。”何凯说,错过了逃跑良机,之后李文星不再有机会。


何凯最终用两个QQ号互相做聊天记录导演了一出戏,谎称家人发现了自己所在处,如果不去见家人,组织的“家庭结构”会被破坏。逃出去的何凯称自己犹豫一天后报警,但晚了一步,他们之前的“家”已人去楼空。


得知李文星出事后,何凯之前约接李文星“回家”(带李文星去传销组织窝点)的阿红吃饭,得知李文星死亡,阿红突然大哭起来,“我要跳楼!我得偿命!早知道这样就不接他了!”阿红之前趁着“接人”也脱离了传销组织。


在天津警方通报中,目前还没有确认李文星生前误入传销组织,但在他的尸体上发现了传销笔记。何凯也无法提供更为客观的证据。


发现李文星尸体8天前,据静海公安消息,通过连续数月缜密侦查,在市局经侦总队、刑侦局、技侦总队和网安总队的大力支持下,一举抓获静海“蝶蓓蕾”传销组织高层人员7名、传销骨干人员25名,缴获、冻结赃款100余万元,成功将盘踞于静海地区的传销组织连根拔起。


(何凯所在的传销解救群里的聊天记录)


“什么最好的哥们?这么大的事儿我一点不知道”


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一个农村家庭。高中同学鲁迪记得,李文星是重点班的学霸,一直排名靠前。他每天6点上早自习,晚上9点40分下晚自习,从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李文星在班级里和谁都玩得来,人缘很好。”鲁迪说。



用妹妹李文月的话说,哥哥文星从小就是全家的希望与骄傲。“哥哥在家的时候,会帮父母干活,很疼我。”李文星以高考600多分的成绩考入东北大学2012级资源勘查专业。他曾向家里嘱托,母亲的腰不好,不想母亲去造纸厂上夜班。


李文月与李文星是龙凤胎,有着寻常人没有的默契,小时候一个受伤了,另一个也会哭闹起来。李文月从不嫉妒哥哥占据亲朋好友口中的“第一”,她一直是哥哥的“跟屁虫”。“世界很美好,哥哥带你去转。”李文星曾这样对妹妹说。


考入东北大学后,李文星离开山东老家来到沈阳。大一刚见到李文星的第一眼,林义就对这个性格腼腆的室友有莫名的好感。“文星不怎么讲话,但会直言我的缺点,我都会听他的。”李文星不像别的男生,把脏袜子塞到床底攒着洗,他爱干净,衣服不超过三天要换新的。


林义至今难忘在大学度过的第一个生日,李文星与其他两个室友凑钱,买了林义之前丢失的同款ZIPPO黑冰打火机,对于整个寝室4个家境一般的少年来说,这是一件“奢侈品”。


从学校大门出去,右拐100米就是他们的“撸串”阵地。兄弟几个学业压力大、家里给的生活费紧张、和女友闹矛盾或是对未来迷惘了,平日不抽烟、不喝酒的李文星就会在此时陪哥们喝两杯,他也说过,“专业就业压力太大,想多赚点钱,让我爹妈和妹妹过得好些”。


李文星成绩优异,刚入学便拿了奖学金,大二时被选中去吉林大学交流,但大三回校后,李文星改变了想法,认为计算机行业更有前途,“北京IT业赚钱特别多。”李文星向林义描绘着未来蓝图。


李文星隔壁寝室的同学任在川说,2012年入学时,资源勘查是个热门专业,东北大学是985院校,校招情况非常乐观,没人担心就业问题。但由于2015年房地产趋冷,基建行业受到冲击,资源勘查行业就业形势也变得严峻,他们这一届毕业后从事本专业工作的人不到10%。和李文星一样,陈栋与任在川毕业后都没有从事本专业工作。


在同学的回忆中,大三后,李文星开始不太读书,对本专业失去兴趣,很多时间花在玩英雄联盟上。但这个不善言辞的大男孩依旧保持着山东汉子的仗义,林义的手机丢了,李文星知道后不高兴地问:“你是不拿我当兄弟吗?这种事为什么不先和我说?”第二天下午,李文星给林义转了1100元钱,差不多相当于李文星一个月的生活费。


林义与李文星吃的最后一顿饭是在东北大学餐厅里。临近毕业,同学们为先找到对口工作的林义饯行。那天,林义喝多了,只记得李文星搂着自己,但说了什么,他已经回忆不起来。


得知李文星身亡后,林义整宿整宿无法入睡,内疚到几乎崩溃。“什么最好的哥们?这么大的事儿我一点不知道,还是看新闻。”李文星到北京后就很少再与林义联系。今年3月左右,高中同学鲁迪见李文星的最后一面,是为了庆祝陈栋找到工作,在北京龙德广场一家火锅店里,三个人难得找时间碰了碰杯。


李文星出事后,东北大学校友组织建立了“李文星讨公道后援群”,一个又一个受骗大学生加入进来,“我就是在静海被困了26天!”一个从传销窝点逃出来的人在群里说,我是趁着转移地点时在一个宽街跑的……没想到李文星死了!


(悼文内家属贴出的李文星生前照片。图片来源网络)


李文星不是唯一受骗者

记者从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了解到,公安部门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目前已经立案调查。


而作为遭遇“李鬼公司”的平台,事件焦点被指向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


记者发现,李文星案并非“个例”。自去年以来,已有数十名网友在网上发帖,称在BOSS直聘平台遭遇“招聘骗局”,其中多人自称“被骗去天津”


今年6月毕业的江苏大学生张明(化名)称与李文星有相似经历,在BOSS直聘平台上发布简历后收到一位自称杭州某网络科技公司招聘人员的消息,却要求要先去天津出差2个月。张明前往天津,对接的招聘人员不断变换约定地点,要求按照对方的路线走。张明怀疑自己被传销组织骗了,立即决定回程。


大学应届毕业生余阳(化名)称,在BOSS直聘上投了简历后,接到一家挂名山东的公司的联系,被告知需先去天津培训3个月,认为可能是骗局就没去。


记者体验在“BOSS直聘”App上发布职位招聘,发现注册和发布招聘信息的流程都很简易。只要选择BOSS直聘系统里搜索得到的一家公司,然后加入公司,再填写你的职位和邮箱后,就能发布招聘信息,期间没有察觉到有任何审核的环节


BOSS直聘网站截图。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BOSS直聘回应:配合调查,愿承担责任

8月2日,BOSS直聘就“李文星”事件回应称,BOSS直聘在得知相关情况后,第一时间将有关的数据提取并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在一切水落石出之际,依据法律应当承担的一切责任,我们都愿意彻底承担。” 


BOSS直聘表示,2017年7月28日,BOSS直聘获悉“李文星事件”后,BOSS直聘第一时间与警方取得了联系。同时,BOSS直聘积极联系李文星家属了解情况,希望能够提供帮助。 


BOSS直聘称,2017年7月29日晚,BOSS直聘在公司与家属代表见面,家属代表提供了与案情相关的信息。根据这些信息,BOSS直聘第一时间将有关数据提取并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


对于为何会有“李鬼”公司冒名顶替,平台是否尽到了审查的义务等疑问,BOSS直聘以需要配合警方办案为由未予回复。


“BOSS直聘作为网络服务的提供者有义务对信息提供者的资质、提供的信息做初步审查。”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在李文星死亡事件可能与BOSS直聘网上发布的虚假招聘信息有关的情况下,公安机关网络犯罪侦查大队应该对该网站的信息审查机制进行审核,确定其是否尽到了审查义务。根据其尽义务的情况适用相关的法律法规要求其承担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


注意!网上求职,教你辨别虚假招聘!


虚假招聘的8个显著特征!遇到这样的“招聘者”一定要多加留心!


1、招聘单位没有名字,查不到任何信息,只有手机号码和电子邮件的单一联系方式。


2、收取“服装费、伙食费、体检费、报名费、办卡费、押金、培训费”等各种费用。


3、告知无需任何条件即可直接面试、上岗。


4、通知面试职位明显与实际工作岗位不同。


5、期许薪资明显高于同职位同工种薪资水平。


6、扣押、或以保管为名索要身份证、毕业证等证件。


7、公司地址含糊不清,面市场所不正规,类似临时租借来的宾馆等地。


8、非正常工作时间段预约面试,或面试地点在很偏远的地方。


大学生涉世未深,很多时候就容易被传销组织所利用。


希望我们身边的每一位求职者都能提高警惕,遇到有疑点的事情要多和亲朋好友商量。要知道只需多做一些预防措施,就能剥开虚假招聘信息华丽的外衣,看到它腐烂的、吃人的内里。


愿这个少年,在天上能过的好些。


福利啦啦啦啦~



留言送“青春浙江”团兔啦!

兔兔这么可爱,

还不赶快留言!


数量有限哦!

具体送谁,看小编心情。

昨日中奖名单:

『夏夏』糖

请微信添加青浙“潮宝”微信号:ice960704

私信潮宝酱哦!

“潮宝”在这里等你!


-下方可留言-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搜狐后窗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一起改变世界」

订阅号:zhejiangtsw

新浪/腾讯微博:@浙江团省委

投稿邮箱:gqtzjsw@126.com

原创投稿录用有稿费和奖励这种事情我会乱说嘛!

(•̀ω•́)✧

Copyright © 免费招聘信息网@2017